政策法规
医疗事故民事责任的性质及构成
发布人:东凤医院   发布时间:2012-05-03
医疗事故的民事责任关涉民法学领域的许多方面,如合同的成立、违约与侵权责任的竟合、法人理论、民事主体论、因果关系的理论、归责原则等,而且,有些问题在理论上 尚未解决或争议很大。此本文仅就其中的三个基本问题- - 医疗事故的概念、医疗事 的性质、医疗事故民事责任的构成分析论述。为便于深入探讨,笔者首先将文中常用词语 作统一说明。
  医疗单位:在司法实践中,将从事医疗服务的主体统称为医疗单位,而在医疗系统中则称医疗组织,并将医疗组织进一步分为医疗机构和个体医疗组织,为方便研讨,本文使用医 疗单位一词,并用其指称医疗组织。从而医疗单位也就包括了医疗机构和个体医疗组织。  个体医疗组织:根据营业目的,个体医疗组织性质属于个体工商户,而在我国民法将个体 工商户放在“公民”一章,在司法实践中也是按个人处理,我国高法对民诉法的解释第45 、46条的规定也说明了这一点:“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经营户、合伙组织雇佣的人员在 进行雇佣合同规定的生产经营活动中造成他人损害的,其雇主是当事人。”“在诉讼中,  个体工商户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业主为当事人。有字号的,应在法律文书中注明登记的字 号。” 医疗机构:我国国务院颁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申请医疗 机构执业登记,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有设置医疗机构批准书;(二)符合医疗机构 的基本标准;(三)有适合的名称、组织机构和场所;(四)有与其开展的业务想适应的 经费、设施和专业卫生技术人员;(五)有相应的规章制度;(六)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 任。”由此可见,医疗机构符合法人条件,它是以提供医疗服务为主要目的的事业单位法 人。 
第一章 医疗事故的概念 医疗事故这一语词在我国使用得相当广泛,可对它内涵的理解争议却很大,这种歧义给实 际工作与理论研究造成了混乱,尤其是在司法实践中,医疗事故的判定有时直接影响法院 的判决,对当事双方的利益影响至关重大,所以,探讨医疗事故的概念颇具理论和实践意 义,同时,此概念是医疗事故民事责任理论的基石。有鉴于此,本章将阐释这一概念。 
第一节 比较法研究 
1.1.1日本的医疗事故概念:按照日本著名法学家松仓丰治的观点:“除去医疗设施上出 现的事故以外,凡是在医生诊断、治疗、判定预后、护士处置、对患者的身边护理及间接  措施等广义的医疗过程中,发生意外的恶化或者未能预测的不良后果,可统称为医疗事故 。”医疗事故是指在与医疗有关的场合,包括诊断、检查、治疗等医疗的全过程中以医疗 行为的接受者- 患者作为被害人发生的一切人身事故。其中医疗行为之外的,如患者从病 房的窗户坠下楼、器具缺陷导致患者负伤等的医院管理方面发生的事故也包括在内,它不 考虑发生的原因及责任所在,而是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的指称。在不存在医生过失的情形下 发生的事故也包含在内。
这一概念的下阶位概念是医疗过误,它是指医生在对患者实施诊疗行为时违反行为上必要 的注意义务,从而引起患者的生命、身体的侵害,导致死亡后果的情形。它是作为一法律 术语所存在的。 
由此可见,在日本,医疗过误的概念相当于我国的医疗事故的概念,而且这一概念比我国 医疗事故的概念的外延要广泛。
1.1.2,美国的医疗事故概念:美国,则把所有具有赔偿可能的医疗事件称为医疗事故。在 美国,与中国“医疗事故”相对应的法律术语是“medical-malpractice”,这词直译成 汉语是“医疗不当”或“医疗失 当”,它与我国目前所采“医疗事故”的含义相去甚远  ,它是指“医疗服务的提供者(healthcare- provider)造成伤害的一般过失”从理论 上讲,“它与因不注意而闯红灯造成伤害的过失没有什么不同。”由此可见,该定义有这 样几个特点:
(1)医疗不当的主体非常广泛。他不仅包括个人,而且包括组织。同时他不限于具有治,疗资格的人。只要他提供了医疗服务,他就有可能成为医疗不当的主体。
(2)医疗不当是一种过失,不包括故意行为造成的损害。
(3)医疗不当造成了伤害的后果。如果没有造成损害后果,即使医疗服务的提供者有过 失也不是医疗不当。 第二节 我国几种具有代表性定义及评介 
1.2.1,医疗事故的学理解释评介:关于医疗事故,学理的解释与立法的解释不同;前者将 其界定为“指医疗单位在从事诊断、治疗、护理等活动过程中,因诊疗护理过失,造成病 员的死亡、残废、组织器官导致的功能障碍或其他不良后果。”后者将其解释为“在诊疗 过程中,因医护人员诊疗护理过失,直接造成病员死亡、残废、组织器官损伤导致功能障 碍的事故。” “最主要的区别,是前者‘增加了其他不良后果’的内容,扩大了医疗事 故的范围。”“按照学者对医疗事故的界定,医疗事故不仅包括责任事故和技术事故,还 包括医疗差错。医疗差错是指因诊疗护理过失使病员病情加重,受到死亡、残废、功能障 碍以外的一般损伤和痛苦。”学者们如此定义的目的是通过扩大医疗事故的范围以扩大医 疗赔偿的范围。这种想法的出发点是只有医疗事故发生后,患者才有权向医院要求赔偿。 但根据民法的基本精神,并不要求每一案例只有严重到医疗事故的程度才有要求赔偿的权 利。只要医疗行为有差错,构成侵权行为,患者即有权向医疗单位索赔。所以。医疗事故
概念范围的大小并不影响患者要求赔偿范围的大小。同时,学者的解释尚有如下不足。 
1,医疗事故的定义应具有明确性,如果加上了“不良后果”。就使概念增加了模糊性。
还需要对不良后果的范围加以限制。增大了在实践中具体操作的难度。另外,医疗行为本
来就充满了各种风险,医疗过程也常伴有不良症状的出现。如此定义对医生显不公平,使
医生无法放手工作。反而会影响患者的利益。
2,医疗事故之所以被称为事故,是因为医疗过错达到了一定严重程度。不仅医疗单位要
承担赔偿责任,而且医生也要受到相应的纪律处分,甚至要承担刑事责任。定义过宽,与
事故的本意相去甚远。 3,医疗事故定义窄些对受害者的司法保护有利,因为在此情况下
,即使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将某一情形鉴定为非医疗事故,法院仍可依医疗差错判决医方 
赔偿,有利于法院行使管辖权。如果将医疗差错并入医疗事故,法院就只好在鉴定委员会
确认医疗事故的鉴定结论之后给受害者以救济。
在学术界,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医疗事故的赔偿责任,决不限于过失,而且应包括故意
,不能因为医务人员的故意行为而绝对地排斥医疗单位的赔偿责任。”关于这一点,我认
为有合理之处,即医疗单位应就医务人员的故意承担责任,因为医患法律关系本质上应是
医疗单位和患者之间的关系,不是医务人员和患者之间的关系,所以某些医务人员的故意
(也可理解为医疗单位的过失,属医疗事故)不应影响医疗单位对医疗事故的赔偿责任。 
但我们应当区分是医疗单位的故意还是医务人员的故意,如果是医疗单位的故意,就不属
医疗事故,应属医疗事件,首先应考虑主体的刑事责任,而且同时并不影响责任主体承担
民事责任。而医疗过失引发的事故的责任主要是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只有在重大医疗事
故的情况下才承担刑事责任)。二者存在质的区别,同时,作如此区分有利于学术研究。 
1.2.2,我国的立法解释评介:对医疗事故的立法解释产生于1987年,当时是为解决日益增
多的医疗纠纷,以确认医疗单位的行政责任及对患者的补偿数额而产生的定义。由于当时 
我国普遍实行公费医疗,医疗单位是我国的行政事业单位,由国家统一划拨经费。所以,
从责任性质上一般认为是国家责任,在用词上使用“补偿”而不用“赔偿”。这一定义在
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应该说是正确的,但近些年来,我国改革了原有的医疗制度,国家给医
疗单位的拨款已明显减少,医疗单位已由事业单位逐渐转变为自负盈亏的经济实体。在这
种条件下,继续沿用原来的“医疗事故”的概念去界定医疗单位的责任对患者就很不公平
。依现在的情况来评判当时的立法解释,有如下不足:
(1)医疗事故的责任主体与行为主体的分离,从目前的立法解释来看,医疗事故的行为主
体是指“医护人员及从事医疗管理、后勤服务等人员”,这显然与基本法理相背离,因为
法律要求每一行为主体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是对他人的行为负责。所以,医疗事故
的行为主体与责任主体应是同一的--都是医疗单位。
(2)1988年5月10日卫生部下发了《关于〈医疗事故处理办法〉若干问题的说明》规定:
“医疗事故的行为人必须是经过考核和卫生行政机关批准或承认,取得相应资格的各级各
类卫生技术人员。因诊疗护理工作是群体性活动,构成医疗事故的行为人,还应包括从事
医疗管理、后勤服务等人员。”尽管如此,我认为,目前的立法解释还是较窄,因为它仅 
规定了医护人员因过失造成的损害,而忽略了医院的过失造成的损害,例如,因医院采购
不合格药品、不合格仪器以及除医护人员外的医院工勤人员的故意或过失而产生的事故(
如因疏忽造成的停电等)等情况。依照这个定义就不是医疗事故。这显然不合理,因为一
旦医疗合同成立,医院是作为一个整体为患者服务的,医护人员只是作为医疗单位的一部
分代表单位履行义务,医护人员的行为视为医院的行为。医护人员的过失行为造成的事故
是医疗事故,而医院的其他人员或医院自己的过失行为造成的事故却不是医疗事故。这显 
然在逻辑上说不通,而且从医疗单位的内部管理来讲,对医护人员也是不公平的。所以,
医疗事故的主体应当是医疗单位。
(3)医疗事故的发生仅限制在诊疗护理过程中也不合理,如果病人去医院挂号,医院借口
不予收治,进而造成医治时机的贻误而发生的事故等;或医院虽准许挂号,但出诊的医生
因各种原因(如担心承担责任,害怕被传染等)而拒绝治疗;或病人虽已出院(已完成诊
疗护理过程),但由于在接受治疗的过程中医方的过失而造成的恶果等等。依目前的行政
法规都不是医疗事故,这对病人极不公平。 
第三节 医疗事故的上位概念 
 传统的观点认为,医疗事故的上位概念是医疗纠纷,医疗纠纷是指医患双方对医疗后果
及其原因产生分歧而向卫生行政部门或司法机关提请处理所引起的纠纷。笔者认为,依此
定义,医疗纠纷不能成为医疗事故的上位概念,这是因为:(一),某些医疗事故的认定
医患双方的认识是一致的,并无纠纷。(二),医疗事故是产生纠纷的原因,而不是指医
疗纠纷本身。同时本文不想对此概念内容改良,如果这样,就没有更好的概念指称医疗纠
纷,因此本文提出了医疗事件的概念。医疗事件包括医疗故意和医疗过失。医疗过失又分
为医疗事故和医疗差错。 1.3.1,医疗事件概念的提出:根据现行的民法理论,过错包括故
意和过失两种形态,除法律有明确规定的以外,民事责任的承担是以民事主体的过错为必
要条件的。医疗中的事件也不例外。有的人认为:医疗护理的专业性很强,只有专业人员
才能确认某一事件是否医疗事故,而且,只有在医疗事故确认以后才能追究医院的法律责
任。这种观点看上去似乎有些道理,但仔细分析则不然。
从法理上分析,民事主体承担民事责任并不需要以发生事故为前提。民事主体的行为只要
符合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它就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任何人不应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
。医疗单位也是一样。事实上,我国司法实践中也是坚持这一原则,1989年10月10日,最
高人民法院(行)函(1989)63号《关于对医疗事故争议案件人民法院应否受理的复函》
:“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所作的医疗事故鉴定结论,系卫生行政部门认定和处理医疗
事故的依据。病员及其亲属如果对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有异议,可以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
委员会申请重新鉴定,如因对鉴定结论有异议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如
果当事人对卫生行政机关作出的医疗事故处理决定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
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当事人仅要求医疗单位赔偿经济损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试行)》的规定,按民事案件受理”。1990年11月7日,
最高人民法院(1990)民他字第44号《关于当事人对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有异议又不申请重
新鉴定而要求医疗单位赔偿经济损失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的案件是否受理的复函》:“你
院川法研(1990)41号请示收悉。经研究,同意你院审判委员会的倾向性意见,即:当事 
人对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有异议,但不申请重新鉴定,而以要求医疗单位赔偿经济损失为由
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如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试行)》第81条规定,人民法
院应作为民事案件受理。”这两回函包括了如下几层意思:(1)人民法院无权对医疗事
故的认定结果做裁判。(2)如果是医疗事故,卫生行政机关已经处理,当事人对处理决
定不服,可以提起行政诉讼。(3)当事人仅要求医疗单位赔偿经济损失,无论是否发生
医疗事故,作为民事案件,人民法院都应受理。我认为,这一回函与民法的基本精神相符
,而且顺应当今社会的发展方向。所以,医疗单位作为事业单位(非行政单位),在民事
纠纷上,与其他民事主体是平等的,在这一点上,它不应有特殊之处。它承担民事责任的
前提条件仍然是过错,因此,我提出医疗事件的概念。医疗事件是指因医疗单位的过错而
侵犯患者或其亲属的民事权利(包括相对权及绝对权)的(进而应承担民事责任的)法律
事实(违约不以过错为构成,不等于有过错的违约就不能承担违约责任)。依我国的民法
理论,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因此,医疗事件包括因医疗单位故意引起的以及因过失引起
的两类事件,为便于讨论问题,我使用医疗故意和医疗过失分别指称两种情况。 1.3.2,
医疗故意浅析:所谓医疗故意,是指医疗单位故意违反自己法定和约定的义务,从而给患
者及其家属造成损害的医疗事件。下面举一案例说明: 
1991年11月16日,原告杨爱玲的丈夫、原告武艺和武阳的父亲武勇因患病住进被告总医院
,同年11月27日凌晨因败血症、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亡。被告在对武勇进行治疗期间,会
同新疆医学院的专家对武勇的病情进行会诊,两院的专家对武勇病情诊断存在分歧意见。
在此期间,武勇病情恶化。原告怀疑被告的诊断、治疗有误,向被告提出:武勇死亡后,
有外医院的专家参加、武阳在场,对武勇的尸体进行解剖检验,以查明死因。被告对原告
提出的“附加条件”未予明确答复,即在武勇死亡的当天,在没有办理完备尸检手续的情
况下,由本院医务人员对武勇的尸体进行解剖实验,并取出心、肝、肺等脏器留作研究用
。次日,原告得知武勇尸体被解剖,甚为不满,在找被告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与其发生激烈
的争执。原告遂于1992年1月24日向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此案例是一典型的医院故意侵害死者家属对死者遗体的处分权的事件,因为根据卫生部
1979年5月21日发布的《解剖尸体规则》第二条规定:施行病理解剖检验,“一般应先取
得家属或单位负责人的同意。……各有关单位应积极协助医疗卫生机构做好家属工作”
。被告的行为违背了这一规定。死者生前是家庭成员,死后遗体的处分权当然属于其家属
。被告的行为侵犯了死者家属的这一权利。同时,被告的侵权行为是由医院决定作出的,
因此,该案件属医疗故意。 医疗故意要与医务人员某些故意行为区分开来,例如,医务
人员弄虚作假为患者虚开药品,或开甲药却给乙药,或为拿回扣而购进假药,或对病人实
施安乐死等等。这些行为虽然是医务人员的故意行为,但并不是医院的故意行为。一方面
,这些行为不是医院以决定的形式作出的;另一方面,医院也是这些行为的受害者。但是 
,如果这些行为符合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医院仍然要承担民事责任,因为医院在这些事
件中是有过失的。 1.3.3,医疗过失浅析:所谓医疗过失即医疗单位因其过失行为而引起的
医疗事件。它主要包括医务人员的某些故意、医务人员的过失、医疗单位的过失几种情况。
医务人员的行为是履行债务的行为,但他不是为自己履行债务,而是代表医疗单位履行债
务,他的行为应视为医疗单位的行为。但医务人员的主观状态不应视为医疗单位的主观状
态,因为医务人员的主观状态是通过其外在的行为推断出来的。而医疗单位作为机关法人 
,他的主观状态是通过它作出某一行为的形式、医疗单位的营业宗旨等方面判定的。具体
地说,医疗单位的故意和过失与医务人员的故意和过失是不完全重合的。医务人员的故意
行为,如果不是由医院作出的,而且与医院的宗旨相违背。那么这种行为只能认为是医院
的过失行为。(举一案例)
医疗过失的判定:按照我国传统的法理,过失是指行为主体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会产生危
害后果由于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的主观状态,从而将其分为疏忽
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如果行为主体是自然人,直接适用此定义尚可,但对于法 
人和其他组织却不能如此。对医疗单位的过失,应当从这样几方面认定:(1)行为是否
以法人决定的形式作出,一般情况下,过失行为都不是以法人决定的形式作出的。(2)行
为发生的结果是否与法人设立的宗旨相违背。过失行为造成的结果与法人设立的宗旨相违
背的。如果某一行为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就应认定为过失。
医疗过失的几种形态:考察实际中发生的案例,医疗过失主要有这样几种形态:医务人员
的过失、医务人员的某些故意行为、医疗单位委托的人或组织的在授权范围内的某些故意
或过失行为。
关于医务人员的过失行为,由于此类行为都不是以法人决定的形式作出的,而且,行为的 
发生与法人设立的宗旨相违背,它不是法人意志的体现。所以,医务人员的过失行为都应
认定为医疗过失。
关于医务人员的故意行为,因医务人员绝大部分的故意行为是履行职务的行为,是在法人
的决定下作出的,所以,只能说医务人员的某些为个人私利而为的造成损害后果的故意行
为属医疗过失。
同样的医疗过失行为以不同的标准,可以分为不同种类。如果以违反义务的种类划分,医
疗过失可分为医疗违约过失和医疗侵权过失。如果以是否有损害结果分可以分为有损害结
果的过失和无损害结果的过失。由于无损害结果的过失法律意义不大,一般情况下不予研 
究,而且法律上的医疗过失通常指有损害结果的过失。有损害结果的过失进一步可细分为
严重后果的医疗过失和一般损害后果的过失。前者即医疗事故,(区别于其他定义,这一
点将在后文分析),后者即医疗差错。
综上所述,我认为,医疗事故的上位概念是医疗事件,它是一种法律事实,
第四节 医疗事故的概念 
1.4.1,医疗事故的特征:医疗事故具有如下特征: 
1医疗事故的行为主体与责任主体是同一的,即医疗单位。法律要求法律主体应当为自己的
过错行为承担法律责任,从形式上看,医疗事故是由某一(些)医务人员(广义)的行为
造成的,但事实上,从实际发生的法律关系上看,医患之间的关系是医疗单位与患者之间
的关系,而不是医务人员与患者之间的关系,医务人员只是作为法人的一部分来为患者服
务,即某一个体的行为与法人内部其他个体的行为构成一整体为患者服务,所以医务人员
的行为是法人行为的组成部分,本质上应视为法人行为。 2医疗事故是因过失引起的。不
能将医疗事故简单地理解成医疗与事故的简单相加,即认为凡在医疗过程中发生的事故都
是医疗事故。医疗事故是作为一整体来体现它的内涵和外延的,它是一法律意义的概念,
所以对它下定义就应考虑是否有利于理论研究与司法实践。正是基于此,我们将医疗事故
严格限定在因过失引起的医疗事件。而排除了因医疗单位故意引起的医疗事件。
3医疗事故是因医疗单位所提供的医疗服务造成的。医疗事故是法律事实,它不仅指某一行
为的结果,而且也包括行为本身,所以医疗事故可能发生在接受医疗服务的过程中,也可
能发生在该过程之后。传统的观点认为,医疗事故是发生于医疗单位在从事诊断、治疗、
护理的过程中,这种观点是不全面的,因为医疗事故的行为是发生于该过程中,但结果可
能发生于该过程之外,而医疗事故是由行为和结果共同构成的,因此,笔者使用“因医疗 
单位所提供的医疗服务造成的”加以概括。 4医疗事故是指发生严重不良后果的医疗事件
。医疗事故是否要以发生严重不良后果为条件,在理论界和司法实践中争议很大,笔者认
为,应当以发生严重不良后果为条件。其中理由已在本文第一部分详细阐明,在此就不赘
述。
5医疗事故是法律事实,它的上位概念是医疗事件。医疗事故不仅包括有过错的医疗行为,
而且包括因此发生的损害后果。
1,4,2,医疗事故的概念: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医疗事故是指医疗单位因过失造成病员死亡
、残废、组织器官损伤等严重不良后果的医疗事件。
第五节 与医疗事故相关的概念 (应分析医疗差错、医疗意外、并发症、医疗纠纷等)。 
 1.5.1,医疗纠纷:医疗纠纷是指由于病员及其家属与医疗单位双方对诊疗护理过程中
的不良后果及其产生的原因认识不一致而向司法机关或卫生行政部门提出控告所引起的纠
纷。有学者认为,医疗事故属于医疗纠纷的范畴,并将医疗纠纷分为有过失的医疗纠纷和
无过失的医疗纠纷;将有过失的医疗纠纷划分为医疗事故和医疗差错……。我认为这种划
分方法不妥。因为医疗事故和医疗差错是医疗纠纷产生的原因,在性质上是有本质区别的
。如果将医疗纠纷作为医疗事故的上位概念不合适。 1.5.2,医疗差错:传统的观点认为
,医疗差错是指因诊疗护理过失使病员病情加重,受到死亡、残废、功能性障碍以外的一
般损伤和痛苦。与本文使用的概念相比要窄。医疗差错是指因医疗单位的过失而给病员造
成一般损害后果的医疗事件。医疗过错的主体应当是医疗单位,所以过失也应是医疗单位
的过失。医疗差错与医疗事故属同一位阶的概念,它与医疗事故的最主要的区别在于它们
造成的损害结果的严重程度不同。还有学者对其进一步划分为严重的医疗差错和一般医疗
差错:将造成一定影响的(如延长了治疗时间、增加了痛苦等)属于严重医疗差错;未造 
成影响的属于一般医疗差错。 1.5.3,医疗意外:所谓医疗意外,是指《医疗事故处理办
法》第三条规定的第二种情况,即“由于病情或病员体质特殊而发生难以预料和防范的不
良后果的”。这一定义说明,在诊疗护理过程中,虽然客观上发生了病员死亡、残废、组
织器官损伤导致功能障碍的不良后果,但对这些不良后果的发生,医务人员主观上不存在
过错,而是由于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预见的原因引起的。因此医疗单位也没有过错,从而也
就不应承担民事责任。医疗意外具有以下两个基本特征:(1)病员死亡、残废或功能障
碍的不良后果发生在诊疗护理过程中;(2)不良后果的发生,是医务人员难以预料和防
范的;或者说是他们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预见的原因引起的。 1.5.4,并发症:所谓并发症
,是指《医疗事故处理办法》第三条规定的第三种情况,即“发生难以避免的并发症”。
并发症就一般意义上的理解,是指某一种疾病在治疗过程中,发生了与这种疾病有关的一
种或几种疾病。《医疗事故处理办法》第三条规定的“难以避免并发症”,是指诊疗护理
过程中,由于一种疾病合并发生的另一种疾病,而后一种疾病的发生是医务人员难以预料
和防范的。这说明,一种疾病并发另一种疾病所导致的不良后果,并非由于医务人员的诊 
疗护理过失所致,因此不属于医疗事故。并发症有以下两个基本特征:(1)后一种疾病
的发生是由前一种疾病引起的;(2)后一种疾病的发生是医务人员难以预料和避免的。
第二章 医疗事故民事责任的性质及处理 第一节 医疗合同的订立
 2. 1. 1,医疗合同的成立:前已述及,大部分医疗行为的发生是以医疗合同为前提的
,那么,医疗合同是如何订立呢?具体地说,医患双方哪一方是要约方,哪一方是承诺方
呢?依目前理论界的观点,多认为患者方为要约方,即患者的挂号行为是要约行为,而医 
院的接受患者并予以治疗的行为是承诺。从表面上看,患者到医院求医,要求医院为其解
除病痛,因此患者理应是要约方,医院是承诺方,即向病人承诺为其治疗。这一切似乎极
符合要约与承诺的条件,但事实却不然。理由如下:
第一,患者的挂号行为明显不符合要约成立的一个重要条件,即要约的内容必须确定和完
整,“所谓要约的内容必须‘确定’是指要约的内容必须明确,而不能含混不清,使受要
约人不能理解要约人的真实含义,否则无法承诺。所谓‘完整’是指要约的内容必须具有
足以使合同成立的主要条件。由于要约人发出要约的目的是为了订立合同,这样要约中必 
须包含未来合同的主要条款。”由于医疗行为的专业性,患者根本就无法估算出某一医疗
行为的市场价值,因此也就无法提出价格条款。同时,他也无法知悉自己的病症、病因,
所以更无法确定对自己施以何种医疗行为(医疗合同标的)。既然患者不能提出合同的主
要条款,那么将患者的挂号行为作为要约也就不能成立。 第二,如上所述,患者无法提
出完整而确定的要约,医院自然也就无诺可承。退一步说,即使患者可以提出一“完整而
确定的”的要约,也不能将医院接受挂号的行为视为承诺,虽然这种行为符合承诺的条件
。这是因为承诺的本质属性是承诺方有选择的自由,既有作出承诺的自由,也有不作出承
诺的自由。承诺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一种义务。如果将院方接受挂号的行
为作为承诺,那么医院既可以接受挂号,提供医疗服务,也可以拒绝挂号和治疗。但在实
践中医院并没有这样的自由(应举出立法例)。这就是说,医院只能接受要约而不能拒绝
要约。这显然背离了承诺的本来意义。 所以,笔者认为:医院开业并标明挂号费以及自
己服务项目的行为应视为要约,而患者挂号的行为是承诺。这里需要解释的一点即:医院
的开业行为是向不特定的人发出的,按合同法的传统理论,要约是向特定的人发出的。但 
是,随着理论的发展,现代也将某些向不特定人发出的愿意缔约的意思表示作为要约,例
如悬赏广告、船期表、商店的明码标价的行为等等普遍被认为是要约。而且,我国最近颁
布的《合同法》第十四条规定“要约是希望和他人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该意思表示应符
合下列规定:(一)内容具体确定;(二)表明经受要约人承诺,要约人即受该意思表示
约束。”同时,一些学者也接受这一观点:“一方面,法律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允许向不特
定的人发出订约的提议具有要约的效力。另一方面,要约人愿意向不特定人发出要约,并 
且愿承担由此而产生的后果,在法律上也是允许的。”医院向不特定人表明自己的级别、
服务水平、挂号费、服务费的行为就符合这两个条件。而且,它同时符合要约的其他条件
。因此可以认为医院向路人昭示自己服务的行为是要约。 为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下面
让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医患双方缔约的基本过程。 现实中,患者到医院就医,并不是随便
找个医院的,而是根据医院的地点,级别,服务状况以及自己的经济状况等多重考虑出发
,最后确定选择出一个医院。医院在各自不同的位置向病人(也包括潜在的病人)发出要
约,虽然要约的内容并没有在街面上张贴出来,但医院可通过向人们昭示自己是几级医院 
,自己的医疗设备,特色,服务的质量和价格(如挂号费等)等方面让别人了解自己能提
供何种、何质的医疗服务(这正是医疗合同的标的)以及服务费用(这几项应视为合同的
主要条款),进一步让人们了解这里的医生的有否可能满足自己的要求。如果病人到此挂
号,就说明病人能接受此医院的各方面条件,同时也说明病人有承担因自己的选择而可能
带来的风险的心理准备。医院作为要约方,病人作为承诺方,双方都对标的(医院提供的
医疗服务行为),价格,地点等没有异议, 即对合同的主要条款达成共识。至此,医患
双方缔结医疗合同,他们之间的合同关系成立。
2.1.2,医疗合同的主体:在医疗服务合同中,尽管对病人进行诊疗护理的是医护人员,但
他们并非医疗服务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作为与病人相对的另一方当事人是医疗单位(医疗
机构或个体医师),因为依我国现行民法,个体工商户被列为独立的民事主体,个体工商
户的户主对组织内成员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所以,当病人到个体诊所就医时,依法登记
的户主即成为医疗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 
2.1.3,医疗服务合同的内容:主要包括医疗服务合同的标的和医患双方的权利义务。
(一)医疗服务合同的标的:医疗服务合同的标的是医疗单位通过自己的雇员向病人提供的 
医疗服务,前文已经提到,这种医疗服务水平、质量是通过医院的等级、坐落地、挂号费
等一些明示或暗示的条款表现出来。除合同双方有特殊约定,在一般情况下,医方并不保
证治愈疾病。
(二)医患双方的权利义务:(此题大,后面论述)医方既有合同义务,又有法定义务。 
2.1.4,医疗服务合同的形式:一般情况下,医疗服务合同没有书面的或口头的合同形式。
在实行挂号制的医院中,病人挂号,即表示合同成立,不实行挂号制的医院,医方一旦有
对患者治疗的意思表示即成立合同关系。据此可以认为医疗合同是通过医患双方默示的行
为表现出来的。
2.1.5,医疗合同的性质:医疗行为是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医生履行义务的范围是由医疗
合同的性质决定的,关于医疗合同的性质有不同看法。医疗合同的性质是属近似委托合同
的非典型合同。它是以医师的诊疗义务与病人的给付报酬义务为内容的双务有偿合同,但
医师的诊疗义务,并非负有完全治愈病人的义务,而是依据病人病状尽其可能之治疗义务
。 
第二节 医疗事故的性质   
2.2.1,拒签医疗合同行为的性质;医院拒签合同,表现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医院拒绝挂号
,一种是医生拒绝治疗。依合同法原理,都应视为发出要约后而拒绝接受承诺,是一种违 
约行为。医疗行为是医疗服务行为的简称,前文述及医疗合同的标的是医疗服务行为,但并非所有
的医疗行为都是医疗合同的标的,下面将谈到的是有关医疗行为的几方面问题。
2.2,2,关于医疗行为:
医疗行为的性质;通常情况下,病人向医院或诊所办理挂号,经医院或诊所受理挂号,从
而成立医疗合同,医生依此合同为医疗行为,医疗行为是履行合同的行为。也有极少的例
外情况,医师与病人或病人家属并无医疗合同,医生为及时救治病人,自主决定采取治疗
措施,此时属无因管理。
医疗行为的形式:无论是履行医疗服务合同还是医生的无因管理,医疗行为的形式几乎都
表现为积极的作为。在履约的过程中,医生行为常表现为“侵权行为”(如查体、抽血、
手术等),但患者事前同意成为违法阻却事由,使该行为合法。
引起医疗事故的医疗行为的种类和性质;前已述及多数的医疗行为属履约行为,也有部分
医疗行为属无因管理。因无因管理而造成的医疗事故的行为性质应属侵权行为,医生或医
院应承担侵权民事责任。而医生履约过程中造成的医疗事故的行为性质就比较复杂。根据
民法的基本理论,如果违约行为造成了侵权的结果(即同时侵犯了患者的绝对权),那么
该行为就有侵权行为的属性。一般情况下,引发医疗事故的行为即兼具二种属性,也就是
说,同一引发医疗事故的行为,既可看作违约行为,也可看做侵权行为。(如果某一行为
未引发医疗事故,则另当别论)正是由于引发医疗事故的行为的双重性导致医疗事故民事
责任的复杂性,即医疗事故的民事责任同时符合两种民事责任? 侵权责任和违约责任的构
成。进而使法律界对医疗事故的民事责任的性质有不同的认识。
2.2.3,责任竞合的理论渊源:盖尤斯的《法学阶梯》中第三编88条说:“现在我们来谈谈
债。它划分为两个基本类型:每个债或者产生于契约,或者产生于私犯。”第182条又说
:“我们现在谈谈因私犯而产生的债,比如:某人盗窃,抢劫财物,造成损害,实施侮辱
;在所有这些情况中,债都是一种,……”以这一理论为基础,进而将债权法分为合同法
及侵权行为法,从而产生了侵权责任和违约责任。正如王利明老师所论述:“违约责任和
侵权责任的分离是因合同法与侵权行为法的分离所产生的,这种分离在早期罗马法中即有
体现,以后为盖尤斯的《法学阶梯》所明确肯定。尽管两大法系在合同诉讼与侵权诉讼中
存在明显的区别,但在法律上都接受了‘盖尤斯分类法’。 2.2.4,关于医疗事故民事责
任的性质:“有三种学说:一是契约责任说,认为医疗组织或医生与病人依合意形成契约 
关系,医疗组织或医生未尽谨慎治疗义务致发生医疗事故,应依契约承担赔偿责任。大陆
法系某些国家的判例及解释,较为盛行此说;二是侵权责任说,认为导致医疗事故发生的
医疗人员的过失行为为侵权行为,英美法系国家普遍持此观点;三是请求权竞合说,认为
受害人因发生医疗事故既享有契约上的请求权,又有侵权法上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受害人
可以选择行使一种请求权。”还有一种看法,认为“这种情况,构成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
的竞合,但按照责任竞合应从有利于受害人进行选择的原则,应选择侵权责任确定医疗事 
故的性质,且在理论和实践中也是这样做的。”“医疗事故是一种综合性的责任,包括几
种不同的民事责任:第一种是基于合同的民事责任,因为我国国家机关或其他公有制单位
工作人员因病就诊实行公费医疗制度,对公有制企事业的职工及其供养家属实行劳动保险
制度,医务人员及其他职工来源是根据人事、行政法规的调配或依劳动法规的规定予以聘
用或雇佣的,仅依劳动法及其他行政法规对医院负责,而由医院承担合同责任。私人开业
医生与病人的关系,一般也基于合同关系产生,也应承担合同责任。第二种是合同以外的
责任,包括无因管理所产生的债务责任和侵权行为所致的债务责任。”本章前一段曾论及 
了无因管理造成医疗事故民事责任的性质,下面将谈谈其他情况造成的民事责任的性质。
我国《民法通则》第106条规定:“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
担民事责任。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
当承担民事责任。”该条规定确认了两种不同性质的民事责任,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在
实践中,也有一种特殊情况:责任主体的责任同时符合两种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从而产
生了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的竞合。这种责任竞合本质上是一个责任,只是由于主体行为具
有双重属性,产生了民事责任的双重性。与单纯的侵权责任和违约责任相比,竞合责任的
责任形式更丰富,事件中的处理更复杂。
医疗事故民事责任在事实上的处理与其本身的固有性质要加以区别。理论上说,医疗事故
的民事责任确实符合两种民事责任的构成,产生了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的竞合。但在实际
处理上简单化(可以,有时甚至应提倡),将其作为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处理的方式并不
影响医疗事故民事责任是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竞合这一民事责任性质。所以,我认为医疗
事故在实际工作的处理中可能是有所不同,但它的责任竞合的性质应当是确凿无疑的。
第三节 医疗事故的处理 
2.3.1,责任竞合的处理:第一种办法为禁止竞合制度,这一制度以法国为代表。法国法认
为,合同当事人不得将对方的违约行为视为侵权行为,只有在没有合同关系存在时才产生
侵权责任,因此,两类责任是不相容的,不存在竞合问题。第二种办法是允许竞合和选择
请求权制度。这种方式以德国法为代表。德国法认为,合同法与侵权法不仅适用于典型违
约的违约行为与侵权行为,而且共同适用于双重违法行为。德国法认为,受害人基于双重
违法行为而产生两个请求权,受害人可以提起合同之诉,也可提起侵权之诉。如果一项请
求权因时效届满而被驳回时,还可以提起侵权之诉。但是,受害人的双重请求权因其中的
一项请求权的实现而消灭,无论如何不能使两项请求权实现。在双重请求权的法律适用上
,德国法基本上采取独立适用各个法律的做法。第三种做法是有限制的选择诉讼制度。英
国法原则上承认责任竞合。根据英国法,如果原告属于双重违法行为的受害人,则他既可
以获得侵权之诉的附属利益,也可以获得合同之诉的附属利益。 2.3.2,实体法的请求权
与诉讼法的请求权:法律事实是建立民事法律关系的前提或基础,民事法律关系是法律事
实的必然的法律后果。不同的民事法律关系,确认了不同的民事权利和义务。因此可以得
出这样的结论:法律事实是产生民事权利和义务的前提和基础。同时,法律事实也是提起
民事诉讼的前提和基础。
对侵权责任与合同责任的竞合的处理,我国法律尚无统一规定,仅1989年6月12日最高人
民法院在《全国沿海地区涉外、涉港澳经济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中指出:“两个诉因并
存的案件的受理问题,一个法律事实或法律行为有时可以同时发生两个法律关系,最常见
的是债权关系与物权关系并存,或者被告的行为同时构成破坏合同和民事侵害。原告可以
选择两者之中有利于自己的一种诉因提起诉讼。但当事人不得就同一法律事实或法律行为 
,分别以不同的诉因提起两个诉讼。” 由于对同一法律事实有不同的法律加以规范,同
一法律事实会产生不同的法律关系,因此,一个法律事实能产生多种实体上的权利,如果
这些权利都是债权,那么权利人基于这一事实就产生了多种请求权,这些请求权都是实体
意义上的请求权,即民事实体权利。但法律上还有程序上的请求权,即民事诉讼法的请求
权,这一请求权以诉权的形式表现出来。根据民诉法的基本原理,基于一个法律事实,只
能产生一个诉,只能有一个诉权。所以,当谈到请求权时应加以区分这两个不同意义的请
求权。
实体意义上的请求权并不是必须通过诉讼才能实现,通常情况下,它是通过债务人的自觉
履行得以实现的。只有在债务人不履行义务的情况下才通过诉讼上的请求权使其实现实体
意义上的请求权。有的学者主张在请求权竞合的情况下选择一种有利于自己的请求权提起
诉讼,但这种提法不妥。这里所说的请求权如果指程序上的请求权,那么基于同一事实只
能产生一个请求权,所以就谈不上选择的问题。如果指实体意义上的请求权,对权利人来
说本来就存在,依民法的基本原则,只要存在实体权利,法律就应保护,而不能只令其实
现其中一个权利。而且依我国法律,当事人在提起诉讼时,完全可以同时提出不同的权利
要求(诉讼请求),只要这种权利是确实存在的。权利人没有必要只选择一种请求权提起
诉讼。(我想,在西方合同法与侵权行为法发展的比较成熟,所以,基于同一事实,只能
提起一种诉,要么是侵权之诉,要么是违约之诉,二者是相互排斥的,不能在一个诉讼中
既要求侵权损害赔偿,又要求违约损害赔偿。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上述说法才是有意义的
。)医疗事故产生的两个实体法上的请求权,但这两个请求权不是因一个法律行为产生的
,其中,一个请求权是因医疗服务合同产生,依医疗合同,患者有权请求医方为其治疗,
该请求权非因侵权行为产生,换言之,即使不发生医疗事故,这一请求权仍然存在。另一
请求权的产生是因侵权行为的出现而产生。这一请求权实质上是损害赔偿请求权,依现代
的民法理论,它是民事责任。由于侵权行为同时又是违约行为,因此而产生的民事责任又
具有违约责任的性质,所以称责任竞合更确切,而称请求权竞合则不恰当。事实上,请求
权与责任并非同意语。请求权产生后,只要债务人履行义务,使请求权得以实现,并不必
然产生责任。只有当债务人不履行义务时方产生责任。请求权与民事责任的分离也是现代
民商法的发展趋势。 诉讼法上的请求权(诉权)产生的根据是请求权人的实体权利(如
债权、生命健康权、所有权等)受损害的事实,基于一个事实,只能产生一个请求权,一
个请求权可以包含许多内容。这正如民事诉讼中的“诉”,基于一个事实,只能提起一个
诉。而一个诉只能有一个诉讼标的,这个诉讼标的中可以包括不同诉讼请求。但诉只能有
一个,一旦法院对这个“诉”作出生效判决,双方当事人就不得就同一事实再次提起诉讼
。因此如果认为某一事实中同一具有不同性质的行为造成的损害而产生两个诉讼法上的请 
求权,显然是说不通的。所以,双重请求权(诉权)的提法不妥。(侵权之诉与违约之诉
是人为的划分,与复杂的现实不符,不能让现实迁就理论,而应修复理论以适应现实) 
综上,造成医疗事故的行为是民事责任产生的原因,而非实体权利产生的原因。由于该行
为同时侵犯了他人的债权与人身权,从而产生了责任竞合,依据传统的民法理论,产生了
双重实体法上的请求权。但这些权利的取得是基于同一事实,因此仅产生一个诉讼法上的
请求权(诉权)。
2.3.3,我国现行法律的解决:在我国,民法学者与民诉法学者对诉的种类的划分有所不同
,前者一般按责任主体的责任性质对诉进行划分,从而分成违约之诉、侵权之诉、损害赔 
偿之诉。后者是按诉的内容和目的将其划分为确认之诉、给付之诉、和变更之诉。我国司
法实践中对此也并无明确的规定。笔者认为诉的理论本质上是一民诉法的问题,按民诉法
学者的划分易与民诉理论在整体上的协调。其次,我国的侵权行为法不发达,一味地照搬
西方的某些理论不符合我国现实。再次,法条有限,人事无穷。在实际生活中的确有很多
案例难以划分违约与侵权的界限。所以依后者的划分方法更加有利于理论和实践。基于此
,笔者认为因医疗事故提起的诉是给付之诉。患者提出的诉讼请求中可以包括各种实体权 
利的请求。 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对医疗事故虽然按侵权案件处理,但并不禁止患者要
求医方承担违约责任的请求。而且,依现行法律制度,我国并无侵权之诉与违约之诉的划
分,只有损害赔偿之诉。债权人没有必要选择提起何种诉讼,因为他无论提起哪种诉讼请
求都是合法的。而且,这不是一理论问题,而是逻辑问题,或者说是诉讼技巧问题。法院
不应依职权强制债权人提出何种诉讼请求。因为这种选择权是法律赋予的,法院无权剥夺
。所以,笔者认为我国现行法律已经解决了责任竞合问题,没必要仿效西方的解决方法。

地址:中山市东凤镇厚德路9号 总机:0760-22611576转各科 传真:0760-22635783
乘车指引:1、从中山市区出发,乘坐K12路公交可直达我院,途径富华酒店、小榄城轨站、小榄车站等交通枢纽点,K12具体线路请查看首页的交通指引;

2、从105国道到东凤人民医院:可乘坐各路公交车到东凤红绿灯(东凤车站)下车,转乘市运320路或K12路公交车,途径东凤医院站下车,即达东凤人民医院;
3、从东阜路到东凤人民医院:可乘坐市运203路公交车或榄运512路公交车到和泰村路口下车,步行700米即可。

版权所有 2009中山市东凤人民医院 ICP备15007499号 技术支持:云众网络